科研网上
服务大厅

项目申报

成果申报

信息快讯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 > 党群工作  > 科学家故事  > 正文

此生惟愿济众生 独家专访国际知名疼痛学家韩济生

发布者:点击量:发布时间:2024-02-23

 
作者:王宁 来源:央视新闻客户端 发布时间:2024/2/23 14:10:19
选择字号:
此生惟愿济众生 独家专访国际知名疼痛学家韩济生

 

疼痛,是身体发出的警示信号之一。对于普通人来说,疼痛只是一瞬间,但对于我国3亿慢性疼痛患者来说,负“痛”前行是他们的日常。《吾家吾国》主持人王宁要拜访的这位老者,中国科学院院士,国际知名疼痛学家,我国疼痛医学的开创者,今年已经95岁的韩济生院士,他一生的愿望就是替病人减轻疼痛。

中国科学院院士 韩济生:我们中国的文化是不怕疼是英雄,所以现在我们要不断地做思想工作,不要拿不怕疼作为英雄,这是我们疼痛科医生很重要的一个任务。因为疼痛严重了以后,会影响精神,小痛会变大痛,不治的话它会逐渐严重,甚至影响生命安全。

研究中医的西医学生

曾经,针刺麻醉被西方医学界当作“巫术”,周恩来总理亲自指示,我国一定要组建针刺麻醉原理的研究团队,为针刺麻醉找到科学依据。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到了韩济生手上,学习西医出身的他开启了中医研究之路,让人没想到的是,这一“跨界”就是一辈子。

为了改变国外医学界“针灸不科学”的偏见,韩济生一共在27个国家和地区的百余所大学和研究机构进行了209次演讲,详细介绍针刺麻醉的原理与功效。通过多年不懈的努力,韩济生终于将中医的精髓——针灸,推向了全世界。

王宁:总理交的任务完成了。

中国科学院院士 韩济生:这不能说完成,但是正在完成之中。

王宁:还不算完成啊?

中国科学院院士 韩济生:对,因为科学无止境。

邻居以为的“高考生”

韩济生的生活,几十年如一日,他坚持每天凌晨四点就起床,奔波在教室和实验室之间,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中,导致邻居一直以为他是个高考生,每天早起学习。正是凭借“高考生”一样的拼搏精神,韩济生十多年来为国内疼痛科的建立奔走呼号。

2006年,他联系了二十多名院士,向他们讲述了建立疼痛科的必要性,希望得到他们的支持。最终,于2007年7月16日这一天,原国家卫生部颁发文件,确定在《医疗机构诊疗科目名录》中增加“疼痛科”为一级诊疗科目,截至2017年,全国超过60%的二级及以上医院都建立起了疼痛科。

王宁:有反对的吗?

中国科学院院士 韩济生:没有,全部赞同。我现在还留着底稿,这样子我就把他们的签名都列出来,给(原)卫生部医政司他们就更重视了。于是就亲自下来听我们培训的课,从中了解到各地的需求。最后通过了,在我的生日的前一天,批准了。

北大医学部幼儿园教师

如今,韩济生已是鲐背之年,仍然一直在努力研究如何扩大针刺治疗的疾病种类。近年来,他将目标锁定在了“拯救家庭希望”的疾病上,开始研究穴位刺激治疗孤独症。

北京大学医学部幼儿园是北京市学前儿童特殊教育示范基地,至今共干预了845名孤独症儿童,其中有80余名幼儿顺利进入普通小学上学。这些年来,韩济生经常来到这所幼儿园,看望那些“星星的孩子”。

王宁:当时您怎么想到要用自己的方式来帮助“星星的孩子”?

中国科学院院士 韩济生:就是因为自闭症(孤独症)是一个大问题,发病率越来越高,成为家里很大的负担。如果你把他割离开,永远没有希望,所以能够混合在这个普通班里面,得到大家的无形之中的帮助,这种方式还是很有效的。

记者:我看到有一封您给孩子们写的特别简短的一个小回信:让我们从内心深处关爱星星的孩子,共同传递爱心和力量。您特别说到了,要从内心深处,您还特别把内心深处画出来。

中国科学院院士 韩济生:我们并不是想几个月就解决问题,我们想常年抗战,来帮助他们开展这方面的工作。我是北大幼儿园一名老师——韩济生。

韩济生曾说过,疼痛学科的人都是骆驼,自己是第一个骆驼。骆驼无论面对多么艰苦的局面,无论遇到风沙或是干涸,它都会不顾一切地坚持往前走。曾经,在为病患减轻疼痛的道路上,他带领着的“驼队”勇毅前行。如今,他仍然在这条道路上奋斗着,践行着自己的名字——惟愿济众生。

中国科学院院士 韩济生:因为我年纪大了,今年95岁了,但是我还是跟着后面走。